快捷搜索:
来自 国际时讯 2019-09-04 22: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mgm7991 > 国际时讯 > 正文

原创 明仁太岁退位:生物学爱好者,从未参拜靖

明仁天皇正式退位,为期三十年的日本“平成时代”落下帷幕,进入“令和时代”。

如果说裕仁天皇是“现人神”,明仁天皇则被视为一个彻彻底底的“人”。选择“生前退位”,或许也是明仁争取作为“人”的权利。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田岛川】

◎智谷趋势| DJ

在明仁退位之际,舆论对他的评价总体来说比较正面,也比较温馨。这大概是因为明仁即位时,天皇的角色已经发生根本转变,而他又很好地适应了这个转变,转型颇为成功。

东京都千代田区千代田1-1,是日本皇居所在地。日本第125代天皇明仁在此居住工作了30年零3个月。

平成31年4月30日下午,笔者一边观看NHK直播明仁天皇的退位礼正殿仪式,一边写下这篇小文。在平成最后一天,回顾明仁天皇在平成30年间所创造的“象征天皇”究竟是怎样一种模式。

今天(2019年4月1日),“平成”谢幕。一个月后,日本将会迎来一位新天皇。

图片 1

2019年4月,是他以天皇身份行使职责的最后一个月。他如同往常一样会见了新来的国外使节,还度过了与皇后美智子的60周年结婚纪念日,并与皇太子德仁、二皇子秋筱宫讨论了皇位继承的准备事宜。最后一次在皇宫外执行公务是4月26日出席内阁府主办的“绿色典礼”,鼓励在自然环境保护和植物生态相关研究中取得功绩的研究者。

《日本国宪法》第一条规定,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也是日本国民统合的象征,其地位基于日本国民之总意。这句话便是所谓“象征天皇制”的核心。然而“象征”只是一个十分抽象的概念,其内涵到底是什么,如何做才是一个合格的“象征”,宪法并未明言。

新的年号“令和”在今天公布。这是自公元645年以来,第一个不出自中国古籍,而是日本古诗歌集《万叶集》的年号。《万叶集》在日本的地位相当于《诗经》之于中国。

明仁天皇(图/japantoday.com)

围绕天皇退位的一系列仪式,则是从3月12日起的一个半月内完成的。除了皇居中的宫中三殿,天皇夫妇还会动身前往伊势神宫、神武天皇陵以及昭和天皇陵亲自拜谒,向列祖列宗“汇报”退位事宜。

2016年8月8日,明仁通过视频向国民表达希望退位的讲话,将其认知的象征天皇所应担负的责任归纳为两类:一,进行宫中祭祀,为国民和和平祈祷;二,前往全国各地,慰问国民并倾听国民的声音。而就在30日的退位正殿之仪上,安倍作为国民代表致辞时也做了类似概括。

图片 2

过去一百年里,日本先后有三位天皇,分别是明仁的祖父大正天皇(即嘉仁,1912年至1926年在位)和明仁的父亲昭和天皇(即裕仁,1926年至1989年在位)以及明仁天皇(1989年至2019年在位)。

图片 3

其实,全国规模的天皇行幸访问以及绝大部分现存的宫中祭祀都是近代以来创造的“新传统”。“象征天皇制”看似是对战前“权威天皇制”的完全否定。但如果象征天皇制的核心内涵正是以上两点的话,那不得不说天皇和首相所认知的象征天皇制在某种意义上仍然是战前天皇制的一种延续。

“于时、初春令月、气淑风和。”因此,令和是吉利、暖和的意思。

其中昭和天皇在位63年,是日本发生历史巨变的时期。由于发动侵略战争并最终遭到彻底失败,日本不得不接受改造,包括政治制度和宪法的根本改革。

日本天皇明仁和皇后美智子。图片:共同社

上世纪80年代前,日本社会舆论调查显示,国民对天皇的关心并不高,所谓“尊崇、尊敬”皇室的想法也不是社会主流理念。在冲绳等地,反天皇制势力更是根深蒂固。1980年前后,《朝日新闻》民调显示只有40%多的民众“对皇室怀有亲密感情”;到了今年4月,数字已经变成了76%。《冲绳时报》和冲绳放送4月底的民调更是显示,受访冲绳民众87.7%对天皇“抱有好感”,比30年前跃升了34%。

但不少人从这个号中看出其它的意思,比如为什么要改变从中国古籍选取的传统做法?有人认为,老天皇不想被右翼利用坚持退休,右翼是在通过私下操弄表达不满。

在美国主导下,1947年的日本宪法规定日本是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天皇从最高统治者变成虚位元首,是“国家和人民的象征”。

4月30日,也是退位前的最后一天,明仁将进行这一系列仪式的最后三项,其中“退位礼正殿之仪”最受瞩目。他还将发表了作为天皇的最后讲话。

展开剩余87%

还有人认为这是安倍在夹带私货。

《日本时报》4月6日的一篇分析称,对于这个角色的转换,昭和天皇终其一生都没有什么热情。

在此之后,他便成为“上皇”,并将从皇宫重回昔日皇太子时期的故居东宫御所,东宫御所的名字也将改为代表上皇含义的仙洞御所。当85岁的明仁走下“神坛”,可否像一位普通老人那样安度晚年?

短短几十年,日本国民对于天皇制的态度有了巨大改变。

图片 4 展开剩余93%

资料显示,虽然战后天皇地位发生变化,民众允许和天皇会面,但昭和天皇第一次正式会见记者,是在1975年。从中也可以看出裕仁对这个象征角色的感觉。

天皇在日本国内曾是神一般的存在,但在二战战败后,裕仁被迫颁布《人间宣言》,使得天皇走下神坛,仅作为日本的象征而存在。在京都产业大学准教授久礼旦看来,天皇反应了各个时代的精神,“在某一时代,天皇像教宗;另一个时代,天皇可以像沙皇。天皇的角色与国家的时代背景相映照。”

图片 5

有人在推特上分析了“令和”的汉字写法,“发现”其中夹杂着片假名“安倍”。

这篇分析认为,相比较之下,1989年即位的明仁,则全身心地接受和拥抱天皇这个“象征性”的角色。

与1889年颁布的《明治宪法》中规定天皇为国家元首、总揽统治大权不同,1947年实施的《日本国宪法》中,第1条就规定“天皇为日本国及全体国民的象征”,第4条规定“天皇只能行使本宪法所规定的有关国事行为,并无关于国政相关的权能”。

1975年11月,两人访问冲绳时曾被投掷燃烧瓶,所幸均无大碍。

但无论如何,“平成”已成往事。对于平成,无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会五味杂陈。

更确切地说,在他担任天皇的三十年里,明仁一直在探索如何更好地扮演这一角色。

经过70多年的发展,这套“象征天皇制”已然十分完备,从首相与天皇之间是何种关系,到天皇应该履行哪些公职,再到天皇本人说话要用何种口气,都有了详尽规定与先例。但数量繁多的象征性公务也让天皇沦为“鸡肋”,恰如1947年昭和天皇的弟弟三笠宫崇仁亲王所言:“天皇已经沦为内阁用铁锁拴住的奴隶。”

而让象征天皇制在民意支持率上取得如此优异成绩的,正是明仁和妻子美智子。他们深知宪法中所规定的,天皇的地位是基于日本国民的“总意”,民意才是象征天皇制的基础。于是,在获取民意支持的道路上,明仁和美智子这几十年可以说下足了功夫。

日本人的“平成”和“失落的二十年”仅仅联系在一起,中国GDP在平成年间再次反超日本,而且就此拉开差距。

日本经济新闻社记者井上亮认为,和日本历史上的天皇相比,明仁是一名“革命天皇”。

日本学习院大学教授斋藤利彦在《明仁天皇与和平主义》一书中记录了天皇本人对于自己身份的思考,“虽然立场上要成为一定程度上的机器人,但仅仅如此绝对不行。”据其记载,明仁在国事行为中扮演机器人,但在公务行为中有自主发挥的空间。例如他在各种活动中的发言、国内巡幸、举办游园会、访问灾区以及战争遗址都属于公事行为,都有鲜明的个人彩色。

笔者看来,平成时代天皇制的最大特征就是在战后天皇制的基础上调动、牵引并利用民意。这么说可能略显刻薄,但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确实精于此道,且做得非常好。战前天皇制获得压倒性民意支持,多少有着国粹主义、国体教育洗脑的成分,但从战后初期民意支持中落到如今对皇室尊崇观念的复兴,明仁探索的是另一条道路。

明仁天皇反战,并成为战后唯一一位访华的日本天皇,但恪于身份,他很少公开发表政见。

井上认为,明仁天皇最重要的的革命性措施,是把天皇这一象征性的角色赋予了“人性”,他决心不做“机器人式”的天皇,而是更加接近民众。

更令外界意外的,是他在生命尚未终结之时毅然决定“生前退位”。2016年8月8日下午,明仁发表全国电视讲话,称自己年事已高,无法继续履行现行宪法规定的国事行为和作为国家和国民统合象征的公务行为,希望得到民众的理解。

调动民意

他性格平和,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任性就是毅然宣布退位。他的退位是通过电视台广为告知的,这不合日本宪法,也让日本政府有点难堪。这让他成为日本200多年来第一位活着退位的天皇。

明仁天皇的确很接近民众。

图片 6

民众对天皇制的支持度在1980年代以后大幅上升,一是得益于明仁自己总结的“前往全国各地,慰问国民并倾听国民的声音”这一行动;二是得益于美智子的引领。

日本早已是现代国家,但天皇身上则依然背负着克己复礼以及禁锢的传统。

他是第一个和平民女子结婚的皇族。他和皇后美智子在网球场结缘的故事广为流传。

日媒称,虽然碍于法律规定,天皇没在讲话中直接使用“退位”字眼,但整个讲话中显示出对“生前退位”的强烈愿望。

图片 7

一个月后明仁退位,长子德仁将继承衣钵。两代天皇拥有各不相同的人生经历,却因为天皇的身份,注定了某种宿命般的轮回。

在日本遇到灾难时,明仁天皇也能及时向民众发出慰问,拉近和民众的关系。

对于日本主流媒体来说,跟其他时政新闻不同,碰到皇室消息时会尽量回避。“报道天皇时一定要用专门的敬语,其存在跟通过民主选举出来的首相意义完全不同。”日本某时政记者如此评价。

2018年10月10日,明仁夫妇查看日本地图,上面每个图钉都表示着两人曾经行幸过的地方,两人的足迹踏遍日本。大范围巡幸、与国民接触正是平成天皇制民意支持的基础。

01

比如1995年,日本发生阪神大地震后,明仁天皇发书面声明鼓励日本民众。

这是因为,出于对于天皇的保护,主流媒体一般不愿意把涉及政治的新闻与天皇相联系,“以免绑架了他”。但该记者也提到,近年来还是有不少小报和杂志频繁报道天皇的家务事,尤其是公主们的婚姻状况,“越来越像英国皇室的八卦新闻了”。

昭和天皇战后也曾巡幸全日本,但当时多少还带有一些战前威严的影子。明仁在皇太子时期所展开的全国行启则完全不同:所到之处,他会和一般百姓坐下来聊地方具体民生,询问国民生活中的困难疾苦,亲自和民众面对面进行长达2-3小时的语言交流。

第一个访华的“反战天皇”

特别是2011年“3·11大地震”、福岛核电站危机期间,明仁罕见地发表全国电视讲话(由于发表这样的讲话需要日本内阁批准,天皇很少发表全国电视讲话),鼓励民众勇敢面对灾难,并表示为日本国民的表现感到自豪。

健康问题被认为是明仁渴望退位的重要原因之一。他在2002年曾被检出罹患前列腺癌,次年进行手术,2012年又接受了心脏冠状动脉搭桥手术。近年来他的工作压力有增无减,而这些工作大多由宫内厅一手安排。

明仁继位后,每逢灾害便和美智子迅速出现在灾区。一张张亲自跪下来、和灾民同一视线高度的慰问照片,对于习惯了天皇威严形象的日本国民来说,极具视觉冲击。

1989年1月7日,明仁的父亲昭和天皇因癌症不治离世,一直到咽气的最后一刻,昭和时代方才落幕。这位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占领和从一贫如洗到崛起的日本天皇,在争议和祝福中走完了他的一生。

明仁天皇夫妇还到东京一个暂时安置所看望灾民,两人跪坐在灾民面前倾听他们诉说。当时明仁天皇78岁,皇后美智子77岁。这一场景也成为一个经典画面。

在日本,宫内厅是一个神秘的政府机关,处理皇室成员的一切事务。虽说过去60年来该机构缩编不少,但仍手握大权——控制皇室成员与外界联系的渠道,紧握皇室历史的官方版本。比如,宫内厅从不允许媒体不按经过审核内容向皇室成员提问,甚至还会阻止学者重新考察帝王的历史。

其实,接受战前帝王教育的明仁一开始也是以站姿面对坐在地上的民众。最早亲自跪坐下来、和灾民同一视线高度对话的是跟随明仁出访的美智子妃。

因为一切都来得突然,宫内厅当天迅速对外宣布“平成”为下一个年号,明仁皇太子在隔日就实质性地成了天皇。

图片 8

“宫内厅非常能代表最为传统的日本社会。”前日本宫内厅书陵部主任研究官真边美佐向《凤凰周刊》介绍说,这里完全是一个男性社会。“女性就我一个人,其他人全是男性。内部还有规定,女性不可以参加某些祭祀活动。”

美智子出身平民,与明仁结婚时便已引发过一场“美智子风潮”;如今结婚60年,美智子皇后在日本女性群体中的人气仍是绝对压倒性的。两人婚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两人一同出访时,媒体对美智子妃的关注都远高于皇太子;而在亲近民众方面,美智子妃很多时候成为明仁的“模范”。可以说,没有美智子的引导,如今的平成皇室形象可能就无法形成。

图片 9

明仁天皇夫妇在倾听灾民诉说 (图/maiyichishinbum.com)

书陵部是宫内厅内专伺皇室谱牒、文书资料的管理编修及陵墓管理等事务的内部部局。对于诸多戒律,真边表示“只能忍耐”,但也提出自己的见解说:“传统固然重要,但当中也会有让人产生疑问的部分。未来如何带着这些疑问继续推进?这是值得思考的事情。”

图片 10

明仁天皇登基当年,日本GDP增长率为5.4%,是“平成景气”的最后时光。但两年后,日本经济开始一泻千里,股市泡沫、楼市泡沫接连被戳破,日本随即进入了长达十年的大萧条。

当然,明仁天皇能如此亲民,最根本的还是时代的变化。环视当今的君主立宪国家,大部分国王都或多或少地在追求“转型”,不过其中却有不少很难把握传统的皇室尊贵和现代亲民的需要之间的平衡。像明仁天皇这样转型成功的并不多。

据真边介绍,天皇的行为大体分为国事行为、公务行为以及私人行为。明仁天皇退位时举行的“退位礼正殿之仪”、皇太子德仁继位时举行的“继位之礼”、二皇子秋筱宫作为皇位顺位继承人举行的“立皇嗣之礼”均属国事行为。

两人在1966年的一张合照这两天又在推特上火了,点赞数千,足见人气之高

不过经济发展这类事情并不需要天皇负责,明仁主要的任务,是为全国人民的平安健康祈福。而他最突出的一点是:出了名地愿意反省日本的侵略战争,这与他年少的经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然,接近民众只是明仁天皇转型的一个方面。回看一下明仁天皇在位三十年的“平成时期”,日本社会也经历了很多转型。

具体来看,天皇的国事行为并非一般理解的前往内阁和机关下达命令,或前往国会召集议员。而是坐在办公桌前,根据内阁决议,对相关文件和议案签字盖章。“按照规定,他必须签字盖章,不能有情绪或反对意见。”真边告诉《凤凰周刊》,经天皇签字盖章的内阁文件平均每年约有千件之多,相当于每天三件。

从慰问灾区到访问各种残疾人福利设施、养老院、麻风病隔离疗养院……这种类似儒家理念中的“仁君”形象,大概是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这些年人气不断升高的最重要原因。

作为明仁天皇的父亲,裕仁天皇曾经是日本帝国陆海军总司令,理应接受东京审判,毕竟当时日本发起战争都是得到了裕仁天皇的御准,而以“为天皇之名”战死的日本国民就有将近三百万,更不用说受到日本侵略的其他国家。

从经济上来说,日本经历了长期高速增长后,在平成时期陷入了长期低迷;日本社会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日趋严重;美化侵略战争的右翼势力有所抬头等诸多问题。

任命内阁总理大臣、最高法院院长,接受外国大使递交国书、亲授勋章,地方巡幸及访问外国,与外国元首互致书信和电话,接见访日外交团体及使馆人员等虽涉及国事,但本身不是国事行为,而属于公务行为。天皇的“地方巡幸”以及海外出访也属公务行为。宫内厅统计数据显示,年过七旬时,明仁平均每天参加公务活动的次数,是裕仁同年龄时的2.3倍。

当年两人刚开始奔赴灾区慰问时,地方还是会传出类似“我们要的是救灾物资,根本没人力物力接待皇室,皇室的人不要来访问添麻烦”之类的反对声。在访问冲绳时更是被扔过燃烧瓶。但是慢慢地,随着民意的升高,“添麻烦”这种声音逐渐消失,甚至如今在冲绳对天皇制抱有好感度也正成为主流。日本社会上发出的质疑大都变成肯定、尊敬和赞扬的声音。

但是,为了安抚日本国民的情绪,当时美国占领军决定不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

可以说,平成时期的三十年,绝大部分时间是日本不景气的时期,在经济上日本苦苦寻找出路;在政治上,右翼势力也寻求突破,试图修改和平宪法。

上述公事之外,天皇还有私人行为。如天皇为国民祈祷而在宫中举办的祭祀活动。《日本国宪法》确立政教分离原则,所以宫中祭祀完全属于私人行为。该活动从每年1月1日清晨开始,直至12月31日才算完成,期间天皇至少要进行24个的祭祀活动。

图片 11

不过美国人可不是省油的灯,责任不追究了,惩罚还是有的,让你的后代铭记战争的惨痛教训。

虽然天皇只是象征意义,但明仁天皇在此期间,却能从精神上鼓励和安慰日本人。某种程度上,天皇也成为日本人的精神慰藉,皇室的一些喜庆事件,也会成为日本全民关注的新闻。

图片 12

2016年5月19日,明仁夫妇慰问熊本地震灾民。这种跪坐慰问的形象,已经成为平成象征天皇制最具代表性的视觉特征。(IC Photo 图)

1948年12月23日,这是皇太子明仁的15岁生日,也是东京审判中的甲级战犯们被处以绞刑的日子。盟军选择在这一天处决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人,大概就是为了不让接下来将要即位的天皇,走上跟自己父亲一样的军国主义道路。

在日本侵略周边国家造成灾难的历史事件上,明仁天皇曾多次表示要深刻反省。特别是在2015年二战结束70周年的纪念讲话中,明仁天皇表示“在回顾过去、对先前战争深刻反省的基础上,我殷切期盼战争惨祸不再重演。”

“有一种意见认为,如果天皇只是做国事行为,身体就不会不堪重负,更不会累及到退位。”真边说,但正如天皇在电视讲话中所言,仅仅履行国事行为,在当今时代并不能体现出全体国民的意愿。“在他看来,如不能为国民祈祷,不能同国民同悲同喜,就不算尽到作为象征天皇的职责,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当天皇访问灾区时一片赞美,而首相等政治家在同一时间段慰问灾区却还是会被批评出现 “添麻烦”,区别对待的背后是对天皇和政治家的不同情感。因为有了尊敬,民众对天皇慰问民众的主流态度便是感激,或许也有人反感,但在主流民意下,这种声音越来越难发出来。

美国籍的女作家伊丽莎白·维宁在那时正好担任明仁皇太子的英语家教,她在日后撰写的《皇太子的窗户》这本书中,就提到了这一天明仁太子的生活模样: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引起日本右翼分子的不满。

明仁登基成为天皇的1989年,是整个平成时代最好的光景。仅仅一年后,日本经济的巨大泡沫被戳破,随即进入持续萧条之中。

如今,大多并未经过战前国体教育的日本民众对于天皇崇敬感不断提高的原因,主要是出于对“仁君”形象的“感激”,这种崇敬与纯粹右翼意义上的尊崇不同。但这种“感激”原本就是基于将皇室视为“云之上”的存在的思维上。

那天,裕仁天皇躲在房间里不出来,所以跟往年的生日不一样,明仁皇太子不能接受父亲的祝贺。

从这些事件中可以看出,明仁天皇在位期间,不仅实现了天皇角色的转变,而且努力把握时代发展的趋势,试图用自己“象征性”的力量,去帮助和影响日本社会的转型。

在日本,经常听到的一个形容是“昭和男儿平成废宅”,用来对比热血上进的昭和青年,以及经济泡沫破裂后变得颓靡死宅的平成青年。尽管平成青年们备受抨击,但明仁天皇却满载盛誉,国民将其一生致力的事业称为“平成流”。

“云之上”的至尊者频繁奔波于灾区,跪坐下来慰问灾民,这个镜头似乎就是平成象征天皇制的核心形象。最近几个月,各大电视媒体都在反复重播这一画面。

明仁一直在反省战争。这些年,明仁天皇夫妇去日本国内、国外各地追悼战争死者,也跟太平洋战争时期被关在日军收容所受虐待的原俘虏见面、交谈,为的就是缓解人们心中战争记忆的苦痛。

社会永远在变。明仁天皇很好地适应了社会的变化。日本有媒体分析,新天皇即位后,日本社会将仍然面临经济问题、右翼势力问题、少子化问题,外国劳工问题,而且少子化和外国劳工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日本一直引以为傲的文化独特性。

截至2018年,30年间明仁的“旅行”总距离为624321千米,大约可绕地球15圈半。除了全国植树节、国民体育大会、全国海洋大会等定期活动外,还有到访受灾地的“鼓励治愈之旅”、去战争牺牲者墓碑前祷告的“慰灵之旅”、以及赴前交战国访问的“和解与亲善之旅”。

民间“感激”之情的普遍存在,至少说明在日本国民心中,相比于普通的人,天皇本就是更接近于“云之上”的存在。战后昭和天皇发表人间宣言否定天皇神性之后,日本人关于如何构筑天皇的“人”性有这样一种设想:天皇应该淡出公众视线,直到战前神化的天皇形象逐渐被淡忘,直到人们能再次以平常心来对待皇室,天皇才能够真正成为“人”。

明仁天皇也是第一位到访中国的天皇。1992年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二十周年,出访是顶着日本国内右翼的反对成行的。

新的天皇如何应对这些转型,也是令人感兴趣的问题。

明仁继位后的第一次“地方巡幸”,是1989年5月赴德岛县出席第40次全国植树节。开幕式上,他首次以新天皇的身份讲话:“这一次,我将继承昭和天皇的遗志,和大家一起为我们的绿色国土祈福。”

现在看来这种说法确实有一定道理,哪怕频繁曝光的初衷是为了让亲民慈善行为带动民意支持。但回过头看,与其说是支持,不如说这演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崇拜。

他造访西安碑林,在65万字碑文中找到了自己年号的出处——“地平天成”四字,颇为欢喜。随后,在致辞中,他说出了自己对侵华战争的反思:

本文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那一次出行,定调了新时代天皇的巡幸风格——简单朴素,弱化安保。在此之前,日本天皇到地方巡幸需要总理大臣、参众两院议长、最高法院长官送行。但这一日,在飞机舷梯送行的只有众议院议长及农林水产大臣等人。

传统右翼看来,为了获得民意支持而“迎合”民众、不惜跪下来慰问灾民的天皇,并不是他们理想中希望恢复“威权”的天皇形象,这是丧失“尊严”的。但至少和左翼相比,右翼对天皇的认识和主流民意如今有了更高的共识。两者在“云之上”“尊崇”问题上有一定共识,只是在“屈尊的感激”和对“权威的崇拜”的具体尊崇模式上存在分歧。

“在两国交往的悠久历史上,曾经有一段我国给中国国民带来深重苦难的不幸时期。我对此深感痛心。战争结束后,我国国民基于不再重演这种战争的深刻反省,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和平国家的道路。”

特别班机上,明仁要求取下天皇与同行人员之间的隔断窗帘。明仁夫妇御用专车的车窗也比一般车窗要大一些,据说是为的是能把车窗摇下来,与前来恭迎的民众招手。沿路八成以上的警备员则被要求换上私服。

传统印象中,可能中老年人更倾向于尊崇皇室,而年轻人的关心度更低。

02

明仁曾说:“天皇的活动方式虽然不能随着时代变迁而有过激变化,但也可以有变化的一面。”这些变化体现在出访中,他对战争的反思和对和平的珍视。

正巧文章写到这里时,日本时间已来到令和元年5月1日。东京下着大雨,电视节目播放着民众聚集在皇居前广场二重桥前高呼“令和万岁”迎接新时代的画面,然而令人惊讶的是,高呼万岁的人群并非中老年人,而是以青年人为主。

明仁天皇的宿命

1993年的全国植树节开幕式,选在了冲绳本岛南部的摩文仁山丘。这里是冲绳战役中最大的激战场,当地平民不少人被日军屠杀或强迫自杀,而不是死于美军的炮火之下。作为首位访问冲绳的天皇,明仁在冲绳和平祈念堂进行了6分钟的脱稿演讲,还向130名冲绳战役的遗属表达了自己渴望和平的心情。

图片 13

这位打一出生就已经看到了人生终点的男孩,在英语家教给他起名“吉米”时,明仁太子高声指正说,“不,叫我皇太子!”

早在皇太子时期,他曾5度访问冲绳,1975年首次访问时还遭遇过当地抗议人士投掷燃烧瓶。今年3月27日,明仁夫妇第6次访问冲绳。据说此次访问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实现的,也是他在位期间最后造访该地。

在二重桥前雨中等待令和到来的年轻人

在日后的学习中,明仁太子展现出很强的学术天赋,先后在权威期刊中发表过29篇学术论文,1992年甚至在《科学》发表过文章,到现在都还有两种鰕虎亚目的两个新物种以他的名字命名。

平成时代天皇“地方巡幸”显著增加,也源于这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阪神大地震、东日本大地震、云仙普贤岳火山喷发、新泻中越地震、关东和东北暴雨、熊本地震等接连不断。一旦发生灾害,明仁夫妇会立即动身前往灾区。虽然灾区访问属于公务行为,但他们也为安抚民众情绪作出了贡献。

笔者在日留学,偶尔会去围观昭和天皇祭、天皇诞生日一般参贺等场合,近年尊崇皇室群体的青年化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和朋友聊起这个问题时,有朋友认为,或许是在当下这个时代,年轻人逐渐失去方向感和归属感,需要从天皇这一象征中寻找归属和认同的心理因素所导致的结果。无论如何,当一群青年人站在二重桥前呼喊万岁的情景出现,对于研究日本近代史的笔者而言,还是有着极大的视觉冲击。

他和身为平民的妻子美智子的婚事,也因为是日本皇族第一次和平民结合而阻碍重重。即使美智子是日本著名的日清制粉集团的千金,精通英文、法文,成绩优秀,但是在高墙之内的东宫御所,她仍然被孤立起来,受了不少霸凌,甚至因此患上了“失声症”,还被宫中一些人歧视地叫作“面粉厂的女儿”。

1991年6月,长崎县云仙岳火山喷发,43人死亡。一个月后明仁夫妇访问灾区。其中一张照片定格在两人身穿便装,双膝跪地,与灾民平视交流。这是第一次天皇跪坐与国民促膝长谈,在历代天皇中前所未有。与国民跪谈,也成为他“亲民”的一大象征。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30日,遥拜的日本年轻人

(年轻的明仁皇太子与美智子太子妃)

被视为“国难”的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引发海啸及核电站泄漏事故。灾难发生后的第五天,明仁通过电视录像发表讲话,呼吁国民团结起来,共度难关,为了死去的亲人顽强地活下去。之后,天皇夫妇先后6次前往地震灾区访问。近几年来,天皇夫妇去了东北地震灾区10余次,走进每一个避难所,跪下来与灾民们交谈。

牵引、利用民意

或许在这些时刻,明仁亲王曾经厌恶过自己的太子身份。

明仁之所以如此珍视和平,与年少时的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1948年12月23日,是东京审判中甲级战犯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人被处以绞刑的日子。这一天也恰好是时任皇太子明仁15岁的生日。明仁幼时的英语家教、美籍女作家伊丽莎白·维宁在《皇太子的窗户》一书中提到:“那天,裕仁天皇躲在房间里不出来,结果明仁皇太子没能接受父亲的生日祝福。”

君主尽可能获得民意支持,或许是大多数君主制国家的共性。君主立宪制国家中,国民对于君主的民意支持多少有些“权威崇拜”也是不难理解。然而最近两年,日本皇室和民意之间似乎进入一个新阶段,长久积攒下来的民意基础开始以一个固定的形式被皇室所“消费”或者说“利用”。

在许多日本人看来,裕仁天皇和明仁天皇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曾做过全国的“现人神”,而后者从头到尾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

日本一桥大学名誉教授渡边治在《战后政治史的天皇制》中记录了明仁在学习院高中的生活。一次社会课上,讨论的话题是“日本再军备”,当时明仁站起来说:“坚决反对日本再军备,此举会给诸外国造成不当的刺激。”他私下也说过,“如果我成为天皇,有朝一日被要求在《宣战书》上签名,我一定会拒绝。”

这要从2016年天皇向民众表示自己希望退位的事情说起,本以为要到明仁天皇去世后,这件事才会被法学历史学人士拿出来批判天皇违反宪法,但没想到最近各种批评书籍便纷纷出版。简而言之,不允许天皇生前退位是作为国家法律的《皇室典范》所规定的,天皇公开表示自己年迈体衰、难以履行天皇职责,作为人之常情自然可以理解,但按宪法规定,此时正常程序应当是天皇通过宫内厅向内阁反映自己退位意向,再由内阁牵引民意进入法律程序。

这几年日本发生最大的灾难,莫过于2011年发生的3·11大地震,数以万计的日本人受难。明仁天皇夫妇虽当时年事已高,但还是亲自前往灾区的安置地,慰问受灾的灾民们。

明仁对战争一直保持反省姿态,直到退位从未参拜过靖国神社,并多次到当年二战的战场凭吊战死者,包括被害国的牺牲者。每次出访前后,明仁夫妇都会到昭和天皇的武藏野陵前参拜。即位后的四年间,他走访了10个国家,其中7个都是二战时期的交战国。

不过设想一下,如果安倍内阁出面说,天皇年事已高让他退位吧,必然会引起舆论的巨大波动。天皇亲自出面向国民表达退位的意愿,亲自来召唤、牵引自己建立的民意基础从而达到修改国家法律的目的,这个方式或程序可能是内阁和皇室为解决退位问题而达成的某种妥协。不得不说,天皇亲自诉求、牵引、利用民意来达到立法的政治目的,确实有违日本国宪法的原则。

图片 17

“当时受到了很多人迎接。”今年3月27日,明仁夫妇在京都御苑西北角散步赏樱时,罕见地用英语与来自上海的游客交谈,还回忆起1992年的访华之旅。

另外一件大事则是,去年底明仁次子文仁针对大尝祭公费问题的发言。文仁公开表态支持用内廷费而非国费来兴办天皇即位后必须举行的大尝祭仪式。他表示,自己曾与宫内厅谈及此事,批评宫内厅的人“没带耳朵来”,意即宫内厅没有理会他的意见。事实上,这已是非常严重的事态了。

不少日本民众对昭和天皇未表现出“反省”姿态而活到了人生最后一刻很有意见,但对于明仁天皇,基本上都是赞赏的居多。一来他一直抱持反省的态度,从未参拜靖国神社,二来他与美智子皇后恪守自己的职责,为民众们祈福。

其实当时的访华并不顺遂,一度遭到国内右翼势力的强烈反对——他们不希望日本的象征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但最终,日本内阁同意了明仁的访华请求,他也成为第一位访华的日本天皇。当时明仁夫妇造访了北京、上海和西安。在参观西安碑林博物馆时,他从65万字碑文中找到了自己年号的出处——“地平天成”四字,甚是欣喜。

皇室成员公开批判政府机关,表达对国家预算使用问题的意见,这在战后很长时间内绝对是无法想象的事。然而现在有了民意支持,也就没人追究这个发言的责任。文仁大概也是为了牵引民意来对宫内厅形成压力。此外,由和本次皇位交接没有直接关系的第三者来谈论大尝祭本就非常奇怪。或许可以做这样的一个推测,文仁一定程度上也是代表了因当事人立场不好公开说话的明仁天皇,甚至还有皇太子德仁的态度。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83岁的天皇半年的日程表,红色是有“工作”的日子)

致辞时,明仁还郑重说道:“两国交往的悠久历史上,曾有一段我国给中国国民带来深重苦难的不幸时期。我对此深感痛心。战争结束后,我国国民基于不再重演这种战争的深刻反省,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和平国家的道路。”这番讲话让会场空气凝结,只能听到相机快门的咔嚓声。这段讲话,被视为日本天皇对中日历史问题所作的坦诚交代。

2018年11月,秋筱宫希望依靠内廷费来兴办大尝祭,并点名批评宫内厅山本信一郎长官“没带听话的耳朵”(聞く耳を持たない 视频截图)

这是一个充满宿命色彩的苦差。

这并不是明仁首次在海外就日本在二战时的罪行进行反思。1991年明仁第一次海外出访定在东南亚的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三国。访问泰国时,他直言“日本不应重复战争的灾难,应发展成为和平国家”,还表示“将与东南亚国家努力构建新的友好关系”。

第三件事则是,作为德仁即位后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文仁前几天又公开称,“兄长如果80多岁,那时我也70多岁了,我再即位的话,会导致短期间内频繁换代,这样是不好的”,他表示自己没有高龄即位的打算。如果此番发言是真意的话,又是一个皇族公开对《皇室典范》表示不满的例子。如今《皇室典范》不承认退位的自由,也不承认即位的自由。明仁私下多次表示希望修改典范,承认退位的自由。一些皇室研究者也曾提出,退位和即位的自由必须同时否认或同时承认,否则若只承认退位自由,那么不想即位却又没有自由选择权的人,便会在即位后立即退位,这会导致皇室继承更加混乱。

日本宪法以及有关法例规定,天皇职务是终身的。按理来说,明仁天皇应该跟他父亲一样,直到合眼的那一刻,才能宣布自己的职务宣告终结。但是,他这次不打算步父亲的后尘。

从历年来天皇的全家福照片,能看出日本现代皇室家族的变迁。但实际上,在日本,皇室成员绝对是一份充满宿命色彩的苦差。

明仁天皇希望牵引民意以达到修改典范让退位法制化的愿望最终没有实现,日本政府只能以退位特例法形式特事特办。现在文仁又出面表示希望承认即位自由,可以在从中看到二人的想法是连续的。两位都是从“人之常情”角度出发,对《皇室典范》这一国家法律表示不满,牵引民意朝向修改法律的方向前进。

2016年8月8日,他跳过内阁府和安倍首相,通过NHK的屏幕,向国民表达了自己希望生前退位的意愿。

从中国角度来看,日本现有的18名皇室成员都算“黑户”。目前日本宪法框架下,天皇与皇族都没有姓氏、也不需要在民政部门登记法定户籍,只在宫内厅保管的《皇统谱》中列上名字;如果要出国,也没有私人护照,只颁发“皇族”官职的公务护照。除去户籍之外,日本国民拥有的大部分权利——如选举权、被选举权、收养养子、婚姻自由、信仰自由乃至言论自由也都不适用于皇族。如果觉得憋屈,想要脱离皇族,也须“经皇室会议决议”。

外界可以感受到,如今日本皇室在按自己理解探索“象征天皇制”时,不断地成功获得民意支持,并逐步主动利用积攒的民意。宪法规定天皇制的基础是国民总意,而现在皇室正依靠民意一点点突破宪法和《皇室典范》的法律体系,几十年来积攒下来的民意也已开始支持皇室将一只脚迈出宪法和典范的红线之外。

“数年前我两度接受外科手术,年龄增长让我倍感体力低下,我因而开始思考,如果今后我难以履行以前那种重要职责,那么我本人如何自处;同时也在思考,对于国家,对于国民,对于步我后尘的皇族,怎样做才是最好。”

某种意义上,整个日本皇室都像是被全体国民豢养的金丝雀。只要一日生为皇族,就不能享有普通日本人所有的自由。1947年脱离皇族的昭和天皇长女成子公主说过,虽然战后物资短缺,但是“能第一次像普通人一样生活,感受到普通人的喜悦”。

展望令和

图片 21

2013年,79岁的美智子拒绝在百年后与明仁合葬于皇室陵墓。她直言,“我只是来自民间的凡人,配不上神族。”

德仁即位,令和时代正式开启。那么,在平成时代积蓄并利用民意的基础上,令和时代的天皇制又有可能会出现什么变化呢?

因为身体日益消耗,明仁放弃本可以终身制的“最高权力”,而且毫不迷恋。

对拥护皇室血统的右翼势力而言,血统问题成为平民王妃的原罪。由于身体不好意外流产,美智子曾换上失语症。同样身为平民的皇太子妃雅子,在宫中的生活更为坎坷。她原本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官,但由于长年未有子嗣,外部压力一度导致她换上了重度抑郁症。

首先,值得关注的是宫内厅。在战后很长一段时期内,这一主管皇室事务的政府机关和皇室的关系维持得比较好,特别是昭和天皇和好几代宫内厅长官都建立起良好的信赖关系。但现在文仁已在公开场合向宫内厅“开火”,可见宫内厅和皇室成员之间的关系似乎产生了裂痕;再遥想德仁天皇在皇太子时代抨击宫内厅针对雅子妃的“人格否定发言”事件,可见宫内厅和皇室的关系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如何发展,无疑是一个重要看点。

这次直播,真有点迫不得已。二战战败后,日本政府和皇室一直有着不小的矛盾,以石原慎太郎为首的日本右翼势力,经常煽动历史篡改论,同时还不断叫嚣要日本军队重回“巅峰时刻”,可是,呼吁和平、希望国泰民安的天皇对这一类言论受尽折磨。

如今第三代皇室成员也并不轻松。2001年出生的爱子公主就读小学时就遭受了校园欺凌,据说一度导致惧怕上学,出现腹痛、发烧等症状。天皇唯一男孙的待遇也好不了多少。2006年出生的悠仁亲王屡次被传遭到同学孤立。新天皇继位前的4月26日,在悠仁所就读的初中,有激进分子在他的桌子附近放了两把菜刀。

图片 22

如今,安倍政府把天皇多次表达想提前退位的意愿当作了烫手山芋,表现得非常消极,这才使得天皇不得已出此下策,跳过政府,直接呼吁民众来帮助自己。

原本在去年宣布婚讯的真子公主,由于未婚夫家庭的一系列丑闻导致婚期被延迟。宫内厅甚至形容,这种情况是“婚姻诈骗”。所谓的“婚礼延期”,则被认为“分阶段分手”的第一步。

2004年5月,德仁皇太子公开表示在宫中有否定雅子人格的行为,暗示双方存在的矛盾

明仁天皇夫妇的亲民让日本民众很感动,所以,当日本民众在NHK放送中,看到年迈的天皇缓缓说出自己想提前退位的请求时,许多人的第一个反应是:

而伴随“生前退位”,日本皇室又将面临一系列新挑战。如今二皇子秋筱宫负责所有家族事务,如果真子公主婚后脱离皇室,他的工作量将大为加剧。

其二,自然是新皇后雅子。今年,包括即位礼、大尝祭等一系列仪式在内的即位流程,以及接待外国元首访日在内的种种公务,都考验着一直以来因为身体原因减少公务出席率的雅子。而且雅子的身体状况,可能也会使得过去明仁、美智子双双出现在国民面前的传统模式发生改变。雅子能否适应皇后这个新身份,非常值得关注。

“啊,您辛苦了!”

明仁夫妇将要入住的故居东宫御所,除了高额装修费,还面临生活费、警卫、职员配置等问题。女性宫家的创设也会成为一个棘手问题。真子作为嫡系长公主,是否会为了皇室颜面而解除婚约?雅子的健康状态能否应付日后繁重的公务?曾患厌食症的高中生爱子公主又将选择去哪里留学?这些问题将给令和时代的日本皇室蒙上阴影。

第三,牵引、利用民意突破典范和宪法限制的平成模式是否还会继续发展。除了文仁公开提及的即位自由外,承认女性宫家及女性继承权问题,在民间也有众多支持者,时事通讯社4月12日公布的民调显示,69.8%的受访民众认为应该允许女性继承皇位。《朝日新闻》4月18日公布的民调也一样:76%认可女性天皇。

于是,之后这个“违宪”行为很快就得到解决,日本政府出台天皇特别退位许可法,让明仁终于得以实现自己生前退位的心愿。

日本近现代史上,天皇直接向国民“发声”迄今只有三次。第一次是裕仁天皇在1945年8月15日承认战败投降时的“玉音放送”;第二次是明仁天皇在2011年3月16日就“3·11”大地震发表电视讲话;2016年的退位讲话是第三次,也是明仁即位以来第二次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这次讲话同步发布英文版本,足见其决心之大。

令和是否会出现皇室制度彻底突破战后典范限制的状况发生呢?若平成模式再度触动,这些拥有众多民意支持的问题,很可能再一次会顺着新天皇的意愿得到解决。

在顺利寻得退位后,明仁天皇在最后一场生日会上,转过头对陪伴自己60年的妻子美智子说了声,

如果说裕仁天皇是“现人神”,明仁天皇则被视为一个彻彻底底的“人”。对于他的退位讲话,平成时代的日本国民不再有昭和时期自杀切腹、失声恸哭等极端行为,而是纷纷表达理解。《日本经济新闻》、《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当时的民调显示,支持和理解“生前退位”决定的受访者比例分别为89%、76%和73%。

第四,史学界、法学界对于如今皇室逐渐突破法律体系的行为如何评价。最近著名皇室历史学者原武史在新作中毫无遮掩地和宫内厅隔空争辩,还在文末号召国民反思天皇制是否还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引起了学术圈和舆论的热烈讨论。这些年学术圈对“象征天皇制”的评价每况愈下,笔者也很好奇对令和新天皇,学术界会持什么样的意见和态度。

“辛苦你了,要给你颁发一个最佳奉献奖。”

今年1月2日,日本皇室出席平成时代最后一次“一般参贺”,向国民问候新年。一位出席者告诉《凤凰周刊》,现场除了十几名穿着国旗样式服装的日本右翼外,很少有人呼喊“天皇陛下万岁”,更多人反而在喊“这么多年辛苦了”“谢谢您”“祝身体健康”等问候语。

无论如何,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几十年来所创立的平成模式的“象征天皇制”,为今后创下非常好的民意基础,当下日本国内对天皇制的支持度可以说达到了战后最高水平。不过,由于文仁长女真子内亲王的婚约事宜,皇室的负面新闻和评价也在不断酝酿中,平成所塑造的民意基础和象征天皇制模式并不会一成不变继承下去。笔者隐隐觉得在令和时代“象征天皇制”或许会经历战后最大变革。

03

图片 23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即将登基的德仁皇太子

“极端来说,如果缺少国民的意志,不能得到国民的理解,天皇就不能得其位。”真边美佐告诉《凤凰周刊》,正因如此,天皇只有在国民理解基础之上才能得以存在。“好在平成时代的民众对于明仁的决定给予了充分支持。”

德仁皇太子,人如其名,是一个行为举止都温文尔雅的绅士。他是明仁天皇的长子。

选择“生前退位”,或许也是明仁争取作为“人”的权利。《日本经济新闻》评论说,繁重的公务使天皇很疲劳,但他并不能说“我想退休”,因为他没有这项权利,而只能表示“不具体触及现行天皇制度,只是谈谈个人想法”。

图片 24

早在九年前,明仁就向宫内厅传达过想要退位的意向。当时77岁的明仁被查出胃和十二指肠都有炎症,因此希望能在80岁退位。宫内厅表示会慎重考虑,但之后不了了之。2015年的生日记者会上,明仁说“感觉自己年纪大了”,让首相官邸面露难色。2018年8月15日,明仁出席战后70周年活动仪式时,几乎把活动顺序搞错。最近几次公开演讲中,他也时常出现读错稿件的情况,而需要美智子在一旁提醒。

但是,他的性格却被日本右翼保守派认为“多愁善感,优柔寡断”。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质疑德仁亲王能否胜任。

有关天皇欲生前退位的消息,早先是2016年7月13日被NHK电视台爆出的。当时恰逢参议院选举结束,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获得过半数改选议席,赢得选举。参议院“修宪势力”合计更是超过总议席数的三分之二,为安倍启动修改和平宪法打开通路。

图片 25

考虑到时机的问题,有分析称,明仁是想以自身为赌注“对抗”安倍修宪,

(1990年父皇即位时的德仁亲王)

亦有日媒指出,“相比起安倍政权修改宪法的目标,率先修改《皇室典范》的舆论来得更强烈。首相官邸认为,这种舆论所带来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让人纳闷儿的是,德仁亲王33岁才结婚。身为一国之君的儿子,找对象不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2017年6月9日,日本内阁出台仅适用于明仁天皇的“关于天皇退位等皇室典范特例法案”决议。据《朝日新闻》披露,皇室希望将此作为恒久的制度,并将这一意思传达给了首相官邸。

这位皇太子大概是史上最被嫌弃的钻石王老五了。坊间有这样的传闻,因为德仁皇太子长相平凡,身材也不高大,所以被看中的女孩们不像中国的宫斗剧里面那些一心想当皇后的妃嫔们争得你死我活,而是在得知自己可能是太子妃的候选,不是赶紧嫁人的嫁人,出国的出国,抢在被皇太子看上之前逃之夭夭。

不过,真边美佐认为,该法案并没有真正解决日本皇室所面临的问题:“新天皇德仁继位时已经59岁,不远的将来也会面对老龄化乃至退位问题。此外,天皇继承人的问题该如何解决,至今仍没有定数。”

最后没逃走的,是出身外交官世家的小田雅子。她虽是平民出身,但是因为父亲是外交官,所以从小就在苏联、瑞士、美国等不同国家生活和学习了9年时间,比美智子皇后更厉害,能操英语、德语、俄语数种语言。

明仁就任天皇期间,总共与17位首相共事过,现任首相安倍是其中任期最长的一位,也可能是最背离天皇信念的一位。据日本《现代周刊》爆料,安倍曾多次要求明仁出席纪念二战战犯相关的活动,并希望天皇表态支持其修宪,但未能如愿。

当时结婚时,雅子太子妃还被与同年结婚的希拉里·克林顿比较,但没想到,两人后来却是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2013年4月的一次公开活动上,明仁夫妇退场时,安倍带头高喊“天皇陛下万岁、万岁、万岁”。三呼万岁,是战前军国主义礼仪的典型环节。天皇先略显惊讶,其后面无表情离场。

婚后8年,迟迟生不出孩子的雅子妃受到来自宫内厅的持续压力,在生了孩子却得知是女孩,又被宫内厅的人各种刁难。在种种压力之下,雅子太子妃得了抑郁症,并开始长期缺席任何日本皇室的公开活动。

虽说天皇不得干政和发表政治性言论,但推崇“和平宪法”的明仁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日本坚持走和平道路的重要性,被视为对政治右倾化的现状予以尽可能的牵制。

图片 26

“过去30年来,在全体国民期盼和平的强烈意志下,日本得以在近现代以来,首次踏入没有经历战争的世代。”今年2月24日,明仁在“天皇陛下在位30周年纪念仪式”上对平成时代做总结说:“但这并非一个平坦顺遂的世代,气候变化为日本带来多宗自然灾害。而高龄化、少子化造成的人口结构改变,并由此衍生的社会问题都是我们此前从未经历过的……”

德仁皇太子也跟父亲一样,看着自己的妻子受到宫中不公平的对待,心里非常不忍。2004年,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德仁皇太子罕见地脱稿。他说,太子妃为了适应宫廷生活“精疲力竭”。他还强硬地指责皇室官员们的行动“否定”她的个性和她的事业。与父亲一样,他寻求民众的支持,反抗长期霸凌家人又爱多管闲事的宫内厅。

他亦回忆起父亲驾崩之时,自己收到来自各界声音的鼓舞,其中一句“让我们与皇室成员们共同建设和平的日本”,让他一直铭记至今、印在心坎里。

德仁还有一次脱稿讲话,也是他继承了父亲的态度——对战争的反思。

“明仁天皇有自己的信条,更有自己的底线。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不能直接干预政治,也决不做违心的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外交部前大使王泰平撰文说,“他坚持和平与亲民路线,这是给新天皇和皇室留下的重要政治遗产,也是顺应时代和民心的政治交代。”

图片 27

日本天皇家族反战的作风,在下一任天皇得以延续。

据说,1986年,身为日本皇太子德仁即将结束在牛津大学的留学生活。临回国之前的几个星期,他特意抽出时间,走访了所有自己喜欢地方。他明白,如果有朝一日故地重游,自己肯定不能再像个学生一样自由出入,不受束缚。

在德仁亲王的回忆录中,他写道:“小镇将一如既往,而我的生活将不同。想到这些,心中就有一种莫名地难过,希望时间能停下脚步。”

两代人的交叠,有许多宿命般的轮回,而唯一不同的只是发生的时间。

今年的4月30日,也就是在新元号宣布一个月后,明仁天皇即将退位,而作为皇太子的德仁就要接过他父亲肩上的重担,成为“为全日本人祈求安宁和幸福”的人。

(当时在看明仁天皇登基的视频时,一些画面一度让我错觉这是在直播办家家酒的游戏,而站在阁中的天皇和皇后,是穿着华丽的洋娃娃。)

世上有不少人,为了成为一国之永久的首领而费尽心思,而也有人在把权利和职责当作义务沉重的负担,选择了退出。

五月,我们盼望很久的多了一天假期的劳动节就要来了,日本也将迎来它的新时代。

S

世界三十年来最大变局,国际格局变动下的新机会在哪里?

2019年春季演讲,智谷趋势首席内容官、财经传媒最具全球思维的分析者S博士演讲,解读世界格局变动及全球掘金指南。4月20日,上海,预约vip坐席!

本文由美高梅mgm7991发布于国际时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 明仁太岁退位:生物学爱好者,从未参拜靖

关键词: 美高梅mgm7991 天皇 评价 明仁 苦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