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来自 国际时讯 2019-07-17 22: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梅mgm7991 > 国际时讯 > 正文

政治清算快又急 中国民主促进会党废“特侦组”

为何民进党想除“特侦组”?王育敏表示,因为它成立以来办了24件大案,其中有9件是陈水扁的案子,所以民进党“很不开心”,看不顺眼想要除之而后快。王育敏认为,邱太三如今要废除“特侦组”是否征询过法界意见?配套措施是否想好?未来重大案件如何继续侦办?她表示,希望“法务部长”能够超越党派召开公听会,客观搜集意见。

绿营“立委”父子骑驴

摘要: 据台湾《旺报》报道,国民党“立委”蔡正元及前“立委”邱毅12日召开“正毅兄弟”记者会,表示有重大消息宣布。邱毅直指民进党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候选人蔡英文收受前新光医院副院长黄芳彦约4亿5千万元(新台币,下同)政治献金,要求特侦即刻进行侦办。 ...前“立委”邱毅(左)与国民党籍“立委”蔡正元(右)12日在“立法院”请愿接待室举行记者会。邱毅表示据证人林某娟透露,前新光医院副院长黄芳彦对蔡英文共有3次政治献金,前后共新台币4亿5千多万,呼吁特侦组积极侦办。会中,邱毅出示黄芳彦的照片。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中国台湾网1月12日讯 据台湾《旺报》报道,国民党“立委”蔡正元及前“立委”邱毅12日召开“正毅兄弟”记者会,表示有重大消息宣布。邱毅直指民进党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候选人蔡英文收受前新光医院副院长黄芳彦约4亿5千万元(新台币,下同)政治献金,要求特侦即刻进行侦办。邱毅痛批,黄芳彦身为过去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的大掌柜,是通缉在外的经济罪犯。他说,据证人林某娟披露,黄将大笔政治献金分3次转给蔡英文,包括2014年新北市长选举、2014年“九合一”选举及2016“大选”,总计金额约达4亿5千万。邱毅指出,此前特侦组曾传唤林某娟应讯,但林某娟因备受各方压力,数次请假缺席,直至应讯后才发现内容令人震惊。依据“法务部”公文,林某娟给予特侦组相当关键的证据,其中关键的是林某娟与黄芳彦的电话录音光盘,特侦组还要求林某娟签署保密条款。他质疑为何特侦组消息走漏,以致蔡英文身边幕僚出面向林某娟施压。邱毅披露,黄芳彦非常希望能够回台湾,如果蔡英文当选目的就是要帮陈水扁平反,让黄芳彦回台,那这大笔的政治献金是否存在对价关系,令人质疑。蔡正元表示,据林某娟2015年向“法务部”陈情检举内容指出,后来转由特侦组办理,其中有一起政治献金案,案号为“地股2015年度查字第139号”。林某娟指证内容涉及前新光医副院长黄芳彦,但却被黄知道,痛批特侦组证人保护方面不周全。蔡正元说,我们都希望蔡英文没收这些钱,但特侦组走漏消息,比“内神通外鬼”还严重。特侦组为保护好证人,让对方有办法进行施压,应给予特侦组最严厉谴责。(中国台湾网李宁)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立委”陈宜民表示,“特侦组”是司法打老虎的力量,民众对抗权贵的最后防线,当初要成立是民进党前“立委”蔡启芳,儿子蔡易余现在当上“立委”却喊废除;不禁要问,为何执政党那么怕“特侦组”?竟然能伸手进入“司法”界,这个时机点非常敏感。

“特侦组”的成立,缘于台湾民众对司法缺乏信心。在这个意义上,“特侦组”办陈水扁可谓不负众望。但在绿营看来,敢办陈水扁就是“政治打手”的明证,然则,民进党始终认为陈水扁并未贪腐而是受政治迫害?而且“特侦组”也办过马英九爱将林益世,这个“打手”莫非是既蓝又绿?

剑指高官,名声大噪

国民党11日上午召开“绿营高官怕被查办,消灭特侦好求安心”记者会,王育敏表示,“特侦组”是对抗权贵和打击高官的机关,侦办对象包括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五院院长”和上将人员的贪渎案件,“是人民对抗权贵的最后防线”,希望不要将“特侦组”污名化。

民进党要废“特侦组”,只怕恰是因为“特侦组”不愿做“政治打手”。马英九执政期间,绿营先后告发马英九涉及美和市、大巨蛋、黄世铭泄密、顶新献金等多件案子,但先后都被“特侦组”签结。

2016年12月30日是“特侦组”的最后一个上班日。这一天,应媒体要求,“特侦组”特别开放1小时让媒体参观办公区域及设施。“特侦组”的神秘面纱也随之揭开。

中国台湾网8月11日讯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在2007年成立的“特侦组”屡遭外界质疑“办绿不办蓝”,成为政治斗争工具,如今传出“法务部”研拟将其废除。对此,国民党“立委”王育敏11日痛批,“特侦组”设立有“法源”依据,是“依法”设立的组织,执政党竟然看不顺眼说废就废,是恣意妄为,“新南向办公室”才是“彻彻底底的黑机关”。

香港因为有了地位超然的廉政公署,才有了清明吏治,而理论上本该同样地位超然的“特侦组”,却落得如此下场。问题显然不在“特侦组”本身,而是在台湾蓝绿对立的环境下,这种机构哪怕真能保持政治中立,也只会换来政治追杀。

2000年5月,民进党籍的陈水扁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为达成选前承诺,陈水扁就任一个月后,行政机构便核定通过扫黑行动方案;不到两个月,“查黑中心”便在“高检署”成立。

“立委”许毓仁表示,现在的台当局只要破坏没有建设,上任后用多数暴力废除许多组织,“不该废地都废掉“,当没有一个独立超然的机构去侦办贪腐案时要透过什么机制办理?任何想要做的都可以用多数暴力通过,他感到非常遗憾。

国民党批评,民进党号称废“特侦组”是撤“东厂”,却成立摆明只办蓝的“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岂不是又设了一个“西厂”?

前身是“查黑中心”

民进党“立委”蔡易余日前书面质询“行政院”,质疑设立于台“最高检察署”之下的“特侦组”掌权过大,办案易有政治力介入疑虑,要求“行政院”研拟废除“特侦组”。

为扫清这些障碍,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在2006年修改了法院组织有关规定,在第63条中增加1款,将“查黑中心”改为“特侦组”,设于“最高法院检察署”下。依照规定,特侦组只承办三类案件:一为“部长”级别以上文官、“上将”以上军衔武官的贪渎大案;二为地区领导人或民意代表选举时发生的舞弊案、妨害选举案;三为“检察总长”指定交办的特殊大案。此外,设在三审检察机关的“特侦组”,还可行使公诉职能、直接参与庭审,不受审级限制。

陈水扁“海角七亿”证据确凿,马英九“不粘锅”清廉自持,绿营要求“特侦组”将马英九也关起来,未免太过强人所难。难怪有岛内媒体人评论说,台湾没有比“特侦组”更悲情的单位了,它在各界期待下诞生,却长期在政治人物的打骂下过日子。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角色不当也罢,台“最高检察署检察总长”颜大和、“特侦组”发言人郭文东近日面对询问,对废“特侦组”口径一致表示“没意见”。

有了法律的保障,台湾“特侦组”加快了组建的步伐。2007年4月,“特侦组”正式揭牌。

“特侦组”的前身,是台湾“查缉黑金行动中心”。当时台湾的检察系统易受行政干扰,只敢办一些层级比较低的官员,被讥“只打苍蝇不打老虎”。2007年4月2日挂牌成立的“特侦组”,职司调查“正副总统”“五院院长”“部会”官员或台军高层贪渎案,全台选举舞弊或妨害选举案件以及特殊重大贪渎、经济犯罪、危害社会秩序案件。

台湾“特侦组”全称是“最高法院检察署特别侦查组”,2007年4月2日挂牌成立,成立目的是为专办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各“部会首长”等党政高层之贪污或其它重大贪渎、经济舞弊等重大刑案。

台“法务部”随后书面答复表示,“不宜于检察机关内另设特侦组”,为了避免检察系统“叠床架屋”的情形,要让“特侦组”退场。多年来,绿营曾数度提案废“特侦组”,此次则是新当局大权在手后首度明确表态。

公开资料显示,“特侦组”设置于“最高法院检察署”之中,由“检察总长”指挥,配置6名以上15名以下的检察官,并由“检察总长”指定其中一名检察官为主任。

马英九办公室前发言人罗智强披露,政党轮替后,民进党期望“特侦组”能“比照办理”,要求像办陈水扁一样办马英九,结果“特侦组”不配合,无从发力的民进党对此极度不满,痛批“特侦组”“办绿不办蓝”,因此决定将其废除。有绿营民代甚至半公开表示,“就算办不了马英九,也要把‘特侦组’废掉,帮扁出气”。

那个曾经因为侦办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贪腐案而风光无限的台湾“特侦组”解散了!

图片 1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无论是满心期待或者无情批判,“特侦组”都是众矢之的。最后的结果就是,无分蓝、绿,都希望废除“特侦组”。于是在陈水扁当局推动成立的“特侦组”,今日由蔡英文当局提案废除。

台湾《中国时报》14日社论表示,民进党当局要废“特侦组”,是为了打造新威权。“法务部”对“特侦组”祭出政治回马枪,是为了从“检察总长”手中抢回指挥侦办“总统”和大官的权力。民进党担心“特侦组”成为自走炮,蔡当局高层终有一天会被查,故先行下手,以绝后患。

据台媒报道,当日,“特侦组”主任郭文东带领媒体参观了“特侦组”的办公区,“特侦组”有2间侦查庭、10间侦讯室,而陈水扁的夫人吴淑珍专用的厕所也随之曝光。

陈致中就此反驳,这些不是他个人意见,“都是全民共识”“随便在路上拦一个路人问,都能得到这个答案!”他在广播节目、“脸谱”中主张废“特侦组”,对蔡英文、“行政院”“法务部”而言,都是一种民意,“法务部”听到了这种民意。

台湾地区的检察制度中,各级法院配置检察署,各检察署的检察官限于在各所属法院行使职权。“特侦组”办案不受辖区的限制,可以在全台办案,可以行使各审级检察官的职权,亦即一、二、三审级检察官所能执行的职权都能执行。

显然,随便拦一个路人并不会和陈致中意见一致。曾被“特侦组”调查多年的台湾企业家戴胜通,近日就在“脸谱”大声反对。他质问,高官把手伸进法律,是“特侦组”的问题吗?“特侦组”废了,人还不是可以把手伸入法院?“特侦组”只查大案,大官、大生意人对它咬牙切齿,对一般老百姓却只有好处。留下“特侦组”,让那些大人物心存警惕,不是台湾之福吗?

根据职能的划分,台湾地区的检察官通常分为侦查检察官和公诉检察官,前者专责侦查和起诉,后者则专责莅庭。“特侦组”检察官可行使各种职能,如实施侦查、提起公诉、实行公诉、指挥刑事裁判之执行,对所侦办的案件直接可以用特侦组的名义提起公诉,且直接由“特侦组”检察官到法庭出席辩论。

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近日在“脸谱”发文,直指民进党废“特侦组”是为陈水扁报仇。他表示,陈水扁之子陈致中要求蔡英文做三件事:第一,通过“不当党产条例”斗争国民党;第二,废除“特侦组”;第三、撤换马英九任命的检察长并司法报复马英九及国民党籍政治人物。“这三项现在看来蔡英文都照做了”。

2016年11月17日,台湾立法机构三读修正通过“法院组织法”第63条的一条条文,“侦查组”确定走入历史。条文规定,自2017年1月1日施行。

撤了“东厂”来了“西厂”

台湾“特侦组”的前身是“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查缉黑金行动中心”。那会儿,正是陈水扁担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时代,“查黑中心”更象是陈水扁的形象工程。

中立只会换来追杀

这一结果并不意外。“特侦组”的成立有高度的政治性,当时为防止“特侦组”办案滥权,台“法院组织法”特别规定:“特侦组”侦办上文提到的三类案件的前两种时,在侦查终结后,立法机构可以决议要求“检察总长”到立法机构报告并接受质询。然而,这并没有阻止“特侦组”逐渐沦为政治工具。

陈水扁当年走出“特侦组”,大声喊冤。

“特侦组”搬过家。2009年10月才搬到位于信义路的办公区。当时,因陈水扁案仍有部分未完全处理厘清,一度有再安排传唤吴淑珍的计划,但考量她受讯时的身体状况、以及如厕休息情形,“特侦组”特别将4楼讯问室前的厕所,改建成一座无障碍厕所。

有趣的是,当初是民进党“立委”蔡启芳提议设“特侦组”,而今天提议废除的蔡易余,正是蔡启芳之子。蔡易余对此解释:“父亲当初主张‘特侦组’法制化,没想到最后被滥用成‘政治打手’,他自己感受最深,也深深后悔。”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外开放

成立9年的台湾“特别侦查组”,即将被废。9年来,“特侦组”办了24件案子,其中有9件是陈水扁家弊案,被绿营斥为“东厂”“办绿不办蓝”。民进党上台后政治清算动作不断,只要被认定是亲国民党的组织,几乎都难逃一刀,前有台湾红十字会,现在轮到“特侦组”。

“特侦组”也不负众望。马英九担任台北市长任内的特别费案、绿营“四大天王”特别费案、陈水扁卸任后的贪腐案……一系列剑指台湾地区党政高官的案件,让“特侦组”名声大噪,一时间风头无两。

国民党“立委”近日举行“绿营高官怕被查办,消灭特侦好求安心”记者会。“立委”王育敏表示,“特侦组”是对抗权贵和打击高官的机关、“是人民对抗权贵的最后防线”,希望不要将“特侦组”污名化。“立委”许毓仁表示,民进党当局上任后用多数暴力废除许多不该废的组织,“当没有一个独立超然的机构去侦办贪腐案时,要透过什么机制办理?”

从这些规定设置中可以看出,“特侦组”位高权重,又具有足够的独立性,不受行政力量的干预。

然而,由于设置时缺乏法律渊源,“查黑中心”始终处于“黑机关”的尴尬地位,不享有单列预算,不时遭到政治人物攻击。而“查黑中心”依附的“高检署”属于二审检察院,不能直接向法院起诉、不能在庭审时参与法庭辩论,也为检察官们带来诸多不便。

但之后,随着她及陈水扁的身体状况不佳,陈水扁的律师陆续声请停止审判。在台湾“高院”、台北地院均分别裁定停止审判后,“特侦组”也就没有再处理陈水扁案了,而他们为吴淑珍修缮的无障碍“珍厕所”,吴淑珍也从没有用过。现在,“特侦组”遭裁撤,“珍厕所”以后也是“真”没用了。(根据南方周末、法制日报、凤凰资讯及台媒信息综合整理)

台媒称台湾“特侦组”为悲情单位,“它在蓝绿政界人士的期待中诞生,却长期在蓝绿政治人物的打骂下过日子。”文章分析,在台湾蓝绿尖锐对立的环境下,政客的意志第一,真理摆最后。政治人物心里想的“特侦组”不只是黑脸,而是分蓝、绿。只要“特侦组”办的案件,涉案被告是蓝营的,蓝营一方就怀疑“特侦组”脸色是绿的,专门办蓝不办绿;只要“特侦组”剑指的对象是绿营的,绿营政客就猛批他们是蓝脸。

本文由美高梅mgm7991发布于国际时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政治清算快又急 中国民主促进会党废“特侦组”

关键词: 快又 政治 民进党 绿营 心安